乌克兰第一夫人:穿上“情侣装”,访美要武器
发布日期:2022-07-29 04:19    点击次数:161

  来源:环球人物

  “乌克兰的问题

  不是靠更多的武器去解决的。

  在这场‘演出’背后,

  理性的、呼吁和平的声音

  更应该被重视。”

  作者:付玉梅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抵达美国华盛顿时,叶莲娜·泽连斯卡娅穿了一身军绿色连衣裙。

·泽连斯卡娅(左二)抵达美国。 ·泽连斯卡娅(左二)抵达美国。

  军绿色,是她丈夫泽连斯基出镜率极高的上衣颜色。

·泽连斯基发表演讲(资料图)。 ·泽连斯基发表演讲(资料图)。

  成为第一夫人后,泽连斯卡娅经常因为穿搭引起讨论。

  三年前,刚当总统不久的泽连斯基访问加拿大。陪同出访的泽连斯卡娅穿了身精致的长礼服——却配了一双露出脚趾的凉鞋,被批评不懂礼仪。

  没过多久,在联合国大会的“第一夫人慈善午宴”上,她把凉鞋换掉了,却因为“没穿衬衫,只穿了马甲”,又被礼仪专家点名批评。

  早年,她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丈夫总是站在最前线,而我在幕后感觉更舒服。我不是聚会的中心人物。”

  而近日,她独自来到美国:

  18日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举行会晤;19日前往白宫拜访美国总统拜登和第一夫人吉尔;20日在美国国会大厦发表讲话。

  这一次,她成了中心人物。

  “乌克兰需要更多武器”

  按照各方的说法,泽连斯卡娅这次访问是应美国第一夫人吉尔的邀请。

  两位第一夫人咋约上了?

  时间回到今年5月。吉尔在没有预先公布的情况下突然到乌克兰访问,与泽连斯卡娅会面。

]article_adlist-->

  照片里,二人看起来相谈甚欢。她们聊起战火里的儿童,表达关心,还走访了一所学校,与孩子们一同制作母亲节礼物。

  彼时有报道称,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泽连斯基曾多次邀请拜登访问乌克兰,但迟迟未实现,拜登这才派出自己的夫人。由于单独出访,吉尔还被打上“勇敢”的标签。

  泽连斯卡娅表示,现在该轮到她前往美国。

  只是,这次可不是为了聊“孩子”。

  19日,美国白宫,拜登和吉尔夫妇早早在门外等待。一辆车停下,泽连斯卡娅走了出来。她先是热情地与吉尔拥抱,再从拜登手上接过花束。

  随后,吉尔与泽连斯卡娅连同双方代表团在白宫蓝厅会谈。

  此前一日,泽连斯卡娅已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萨曼莎·鲍尔会面。

·泽连斯卡娅(右)与布林肯交谈。·泽连斯卡娅(右)与布林肯交谈。

  当天,她谈到了乌克兰目前面临的人力成本以及医疗保健需求。布林肯向其保证称,美国会继续支持乌克兰。

  到两位第一夫人会面时,讨论的依然是“美国对乌克兰政府和人民的持续支持”。

  重头戏在第三天。

  美国国会大厦礼堂,泽连斯卡娅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发表了12分钟的演讲。

  泽连斯卡娅说:“我在这里不想作为第一夫人,而是作为女儿和母亲对你们发表讲话。在我们的生活中,不管我们有什么样的职位和头衔,最主要的是,我们永远是我们家庭的一部分。”

  她的结论是:乌克兰需要更多武器!她请求美国国会能在8月休会前为乌提供武器和防空系统,以保护该国民众并尽快结束冲突。

  忙着在乌克兰查处“内鬼”的泽连斯基也不忘“隔空”应援。他说,这是乌克兰第一夫人首次在美国国会发表这样的讲话,是乌克兰的荣誉。他强调,希望演讲能达到效果, 圣罗兰包美国和北约能考虑乌方提出的防空系统援助请求。

  看来,泽连斯卡娅的任务很明确。

  老乡、校友、同事、夫妻

  泽连斯基与泽连斯卡娅一直是旁人眼中的“天作之合”。

·泽连斯卡娅(左)。·泽连斯卡娅(左)。

  二人都来自乌克兰第二大钢铁工业中心克里沃罗格市。1978年1月25日,泽连斯基出生在一个犹太家庭。12天后,在不远处的一个俄族家庭中,泽连斯卡娅出生。

  但他们真正相识是在大学校园里。

  1995年,他们同时考入本城的克里沃罗格国立大学。泽连斯卡娅学习建筑、泽连斯基学习法律。

  那时,泽连斯卡娅年轻貌美,但性格内敛低调,是别人眼中爱学习的“好学生”。

  而泽连斯基因为喜剧表演、在电视节目“跑龙套”的经历,刚入学就是校内风云人物。

  一次校园里的偶遇,两人立马看对了眼,很快发展为情侣。那一年,他们17岁。

·泽连斯卡娅(右一)和泽连斯基(右二)大学时的合影。·泽连斯卡娅(右一)和泽连斯基(右二)大学时的合影。

  1997年,泽连斯基决定组建自己的喜剧团。他以高中所在的街区为名,将喜剧团命名为“95街区”。

  对泽连斯卡娅来说,虽然自己害怕在镜头前“抛头露面”,对喜剧也不感兴趣,但那可是男友的梦想!于是,她也加入了。擅长写作的她,选择在幕后担任编剧。

  也几乎从这时开始,泽连斯卡娅习惯了做泽连斯基身后的角色。

  喜剧团办得颇有起色,先后被两个知名电视节目频道相中。原先的“草台班子”,慢慢发展成正规公司。

  泽连斯卡娅甚至在毕业后直接放弃了自己的建筑学本行,全职负责喜剧团的工作。

  正如她所说,自己唯一的建筑作品,就是“组建家庭”。

  2003年9月,二人在经历八年恋爱长跑后完婚。他们搬到了基辅生活,并于2004年、2013年生下两个孩子。

·婚礼现场。 ·婚礼现场。

  婚后,泽连斯卡娅也全力配合丈夫“搞事业”,一门心思给他写剧本。

  终于,2015年的《人民公仆》让泽连斯基名声大噪。她就是编剧之一。

·泽连斯基在剧中饰演一位“阴错阳差”成为乌克兰总统的人。 ·泽连斯基在剧中饰演一位“阴错阳差”成为乌克兰总统的人。

  她创作、他表演,她以为生活可以一直如此。直到2019年的一天——

  她突然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丈夫要参选总统的消息。

  “我完全不知情!”泽连斯卡娅气炸了。一改之前“温柔贤内助”的形象,她怒气冲冲地跑到泽连斯基面前讨说法,对方却回答:“我忘了。”

  在乌克兰版《时尚》杂志的一篇采访中,泽连斯卡娅谈到她曾对丈夫决定竞选总统感到非常不高兴,表现出“强烈反对”的态度。“我意识到一切都会改变,我们将不得不面对困难。”

  不过,就像过去一样,泽连斯卡娅依然决定支持丈夫想做的事。之后,她最大的创作任务,是给丈夫写演讲稿。

  但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注定无法再站在身后。

·泽连斯基当选总统时,在现场拥吻妻子。·泽连斯基当选总统时,在现场拥吻妻子。

  吸引西方关注

  2月24日凌晨4点,泽连斯卡娅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惊醒。她发现丈夫不在身旁,爬起身去找,看到他已经穿戴整齐。

  泽连斯基对她说了句“它现在开始了”,嘱咐她带孩子去安全的地方,就匆匆离开。

·泽连斯卡娅夫妇与两个孩子。·泽连斯卡娅夫妇与两个孩子。

  近两个月过去,她才意识到,那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丈夫穿着黑西装和白衬衫。之后的日子里,他穿的都是军服。

  6月底的一场采访中,她向媒体抱怨,自己不被允许经常见到泽连斯基,即使见了,也只能见很短的时间。最开始的两个月,他们连通话都很少。

  “这不是正常的婚姻。”

  “孩子们不能见父亲,只能在电话上和他交谈,这不是正常的家庭关系。”

  “我们的婚姻实际上处于暂停状态。”

  泽连斯基和他的手下住在地堡里,而她带着17岁和9岁的两个孩子生活在一个秘密地点。

  俄乌冲突爆发后,她一直未露面,而是瞄准了社交媒体。英语娴熟的她,发挥自己写作的老本行,不断吸引西方社会的关注。

  比如,她曾经发过一张照片,是一个裹在毯子里的婴儿。

  她为这张照片配文:“在非比寻常的艰苦条件下,这个孩子出生在基辅防空洞。乌克兰的医生和爱心人士给予了这个孩子最好的保护。你们是了不起的,亲爱的同胞!”

  泽连斯基曾表示,他是莫斯科的“第一目标”,家人是“第二目标”。

  随后,泽连斯卡娅发文称:“我不会恐慌和流泪,会冷静并保持自信,我的孩子正在注视着我,我会陪在他们身边,也会陪在丈夫身边,并且和乌克兰民众站在一起!”

  这些发言使她狠狠地刷了一波存在感。不过,在5月与吉尔会见后,她仿佛调整了策略,频频露面,开始接受大量采访。她的助手甚至会安排一个“拿着纸巾盒的人”在现场,给她和听众擦眼泪。

·泽连斯卡娅6月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文章中的配图。·泽连斯卡娅6月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文章中的配图。

  直到这趟美国之行,是她最高调的一次出场。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看来,这场“第一夫人外交”不过是场相互配合的“演出”。美国和乌克兰现在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西方对于乌克兰的支持现在已经有些疲劳,并引发了一些质疑和顾虑。泽连斯基除了自己演讲,现在还搬出了老婆,能看出在冬季来临之前的紧迫感。而对拜登来说,面临着不到四个月的中期选举,和美国国内通胀高企、能源价格等问题,他需要有一个外交成就来给自己加分,或者‘转移视线’。”王义桅告诉《环球人物》记者。

  王义桅认为,利用“女性”“儿童”等话题来博取眼球,以所谓的“第一夫人外交”来突出感性的声音,最终都是为了达到各自的政治目的。“乌克兰的问题不是靠更多的武器去解决的。在这场‘演出’背后,理性的、呼吁和平的声音更应该被重视。”

责任编辑:张玉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