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滨江停车场的“安全之问”:泸州“飞机坝”8年发生14起落水事件 能否加装护栏?
发布日期:2022-07-24 07:12    点击次数:176

距外孙落水失踪已过去一个月,老胡仍无法走出内疚的阴影。一想起外孙,他就心如刀割…… 一个月前的6月28日晚,老胡带着5岁的外孙,在四川泸州市江阳区滨江路停车场(因规模大如飞机跑道,当地人称“飞机坝”)玩水时,外孙意外落水失踪,至今音信全无。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老胡一家悲痛欲绝。身为外公的老胡,更是难以承受,自责不已。 事发后,孩子家属认为,这次意外落水事件,虽然家长确有疏忽大意的责任,但“飞机坝”停车场漫长的水岸线,缺乏护栏等安全措施,也是导致此次落水事故的一个重要原因。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据不完全统计,“飞机坝”停车场自2014年建成投用至今,8年来至少发生了14起落水事件,导致13人失踪或死亡。 连日来,红星新闻记者在泸州调查采访发现,在泸州城区沱江、长江水域的闹市区江边多有石头护栏,唯独“飞机坝”缺乏安全护栏等设施。接受采访的多位泸州市民呼吁管理方增设护栏等安全设施,但“飞机坝”停车场运营管理方表示公司没有这个权限……

痛心悲剧:

爷孙在滨江停车场玩耍

5岁外孙落水失踪 家属呼吁完善安全设施

如果早知道自己一转身的瞬间,外孙会落水,老胡永远不会去帮外孙拿鞋。外孙落水后,老胡随即跳进江中试图营救,但不会水的他也差点被汹涌的江水卷走……

这一幕,发生在今年6月28日泸州“飞机坝”停车场国窖大桥水域。

由于该停车场位于长江防洪堤区域,地势较低,每年汛期都会被江水吞没。而自防洪堤以下共有3至4层平台,停车场为最上面一层平台。平台间少数地方有石阶相连,其余地方则是两三米高的陡坎。一旦汛期和洪水来临,平台被淹没,这些陡坎就变成暗藏风险的“深水区”。

老胡的外孙,就是落入这样的“深水区”被江水卷走的。

据孩子家属和知情人介绍,如果不是为了进城带外孙,老胡可能还在泸州叙永老家当村干部。落水的外孙是老胡一手带大的,祖孙俩感情很深。

6月28日事发当晚,泸州天气闷热,很多人在“飞机坝”停车场纳凉。饭后,老胡也带着5岁外孙来到这里。此时,长江已经涨水淹没“飞机坝”下面两层平台,江水与最上面的停车场持平。网友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当时江水的浪头已在停车场边缘翻滚。

外孙意外落水后,老胡立即跳江营救,但不会游泳的他也陷入了险境。一名热心群众发现后迅速跳入江中,拉住老胡奋力往岸边游。泸州海事局工作人员张明旭闻声,赶紧和另一名船长拿出救生衣协助营救。

在众人合力救援下,老胡被救上了岸。张明旭等人又赶紧在江面进行搜寻,但浩渺的江面,早已没有老胡外孙的踪影。此后,泸州海事局、长江航运公安局泸州分局均派出快艇沿江搜救。遗憾的是,至今仍未发现孩子的踪影。

老胡住在泸州市区女儿家,挨着滨江路,以前经常带外孙到江边玩耍。外孙落水失踪后,老胡非常后悔和自责。在ICU抢救两天苏醒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拔掉输液管,所幸被医护人员发现并阻止。目前,老胡虽已出院,但受溺水影响,每天仍要去医院吸氧。

对于事发时的情况,老胡的侄女胡女士介绍,“当时老人并没有在耍手机,相反是外孙事前一直在耍手机。”后来,爷孙俩准备离开江边,老胡转身到旁边去拿外孙的鞋子,就在这一瞬间,在“飞机坝”停车场阶梯处踩水的外孙突然落水。

胡女士表示,此次落水事件跟家长自身安全意识不足、疏忽大意有关,但“飞机坝”停车场安全措施不完善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事后我们在江边没有看到警示标志牌,‘飞机坝’毗水区域也没有拉警戒线。”她希望有关部门吸取此次事故的惨痛教训,及时整改和完善“飞机坝”的安全设施,东硕杜绝类似悲剧重演。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媒体公开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今年这起5岁男孩落水事件在内,自2014年“飞机坝”停车场建成投用以来,此处已发生14起溺水事故,造成13人失踪或溺亡。其中,2014年7月3天发生6人溺水身亡事故,当地法医称“大多数是12岁左右的孩子”;2018年7月24日晚,3名十六七岁的女生在“飞机坝”江边不慎落水,两位市民舍身相救也遇险。幸好长航公安民警及时赶到,才将众人救上了岸;同年8月,5名男青年到“飞机坝”江边踩水,一人落水失踪……

据了解,泸州市江阳区滨江路停车场始建于2012年,2014年完工。因总面积超过30000平方米,近千个车位一字排开,犹如飞机跑道而得名“飞机坝”。修建这个停车场,主要是为了解决当地停车难的问题。

然而,每到汛期和江水上涨,这里就暗藏风险。当地市民、媒体曾多次呼吁加装安全护栏但未果。曾有长航公安民警表示,由于“飞机坝”停车场边沿无栏杆,市民会误以为平台还会有延伸,一脚踩空即可能掉到两三米高的陡坎下。若遇涨水时节,则会直接落入长江中……

记者探访:

“飞机坝”停车场至今未安装护栏

玩水群众仍不少 有情侣在水中嬉戏拍照

今年7月中旬,红星新闻记者3次前往位于泸州长江边的“飞机坝”停车场探访。当时,洪水已经退去,该停车场与长江水面之间落差近两米高的第二层平台已显露出来。每天早晚,都有市民在漫长的江岸平台和台阶上玩水,游泳者也不少。

7月13日凌晨5点多,天刚蒙蒙亮,就已有三三两两的市民在江边踩水,一些市民甚至还在议论6月28日发生的儿童落水事件。有情侣踩在水中嬉戏拍照,还有大妈带着五六条小狗在长江里洗澡。

在玩水群众中,据红星新闻记者连续两天的现场观察,只发现一位市民带了救生设备(游泳者除外),“飞机坝”停车场仍未看到有防护栏杆。

▲7月12日,“飞机坝”长江边。

▲7月13日清晨,“飞机坝”长江边。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所谓“飞机坝”,就是长江边一段狭长的江滩,从泸州东门城楼沿长江而上至国窖大桥。整个“飞机坝”分为上、中、下3层,最上一层面积超30000平方米,可以停车近千辆;第二、三层次第往长江河床延伸,枯水期显示部分地方还有沿江的第四层。

▲枯水期的“飞机坝”。资料图

就整个庞大的构筑体而言,最上一层的“飞机坝”才具有停车功能。而落差从一米至两米不等的二、三、四层其实是护坡性质,具有防护和防汛的双重功能。各层之间有阶梯相互连通,部分地带甚至还有枯水期能伸至低水位江水区域的平台式构筑体。

这样的设计让“飞机坝”江滩呈渐次下降形态,无论是长江涨水淹没“飞机坝”停车场,还是季节交替水位涨退,人们都有亲近长江水面的通行道路。有当地市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只要想耍水,一年四季都可以从“飞机坝”找到通往长江水面的道路。

但是,泸州市区并非所有江滩都是如此设计的。

比如,从馆驿嘴到东门城楼的江滩,就依地势加装有石头护栏。汛期把阶梯道路一封闭,就可以把市民和江水隔开。另外在汛期,当地社区及相关部门还在下江通道口拉起警戒线。

▲东门城楼到馆驿嘴区域有石头护栏。

随着生态环境改善,长江东门水域成了每年红嘴鸥越冬觅食的天然“食堂”,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市民来此喂红嘴鸥。但因有护栏,人们所站位置距水面高达三四米,很少听闻发生溺水事故。

▲东门城楼区域有石栏杆。

泸州馆驿嘴是沱江和长江交汇处,即使是水势相对平缓的沱江泸州城区段,江滩公园、休闲区域也建有石头栏杆。虽然也有阶梯通往更低的江水中,但汛期一条警戒线,就能阻止大多数人涉水冒险。

社区回应:

在“飞机坝”增设3个救生点

放置救生设备 强化巡江力度和防溺水宣传

“飞机坝”所涉长江岸线之长,横跨了泸州市江阳区北城街道、南城街道和大山坪街道。从馆驿嘴到宝来桥,属于北城街道;从国窖大桥到长江生态园,归大山坪街道国窖社区管;宝来桥到国窖大桥岸线最长,属于南城街道滨江社区地界。

南城街道滨江社区党委书记袁国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2019年到2022年6月28日,“飞机坝”滨江社区段共发生了两起溺水事故,其中之一就是今年6月28日5岁儿童落水事故;另一起则发生在两年前,两次事故造成一死一失踪。

跟许多长江沿线城市一样,泸州因水而兴,当地市民自古就有亲水传统。过去,江和城之间,往往有保留原始地貌的河滩把两者隔开,城是城,江是江,界限明显,人并不容易接触到水。随着城市发展,沿江城市很多修建了滨江公园、亲水步道、平台等设施,城市和江水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人们的安全意识似乎也越来越淡化。

泸州海事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长江泸州主城区段,港区海事处接到人员救助报警34起,出警34起。其中23起会同公安、消防、市民成功救助23起26人,其余11起未发现落水人员;2022年,接人员落水救助报警19起,成功救助12起12人,其余7起未发现人员落水或失去生命体征。

根据职能分工,泸州海事局承担长江主河段泸州全境水上搜救工作,而沱江等支流并不包括在内。红星新闻记者梳理数据发现:2021年至2022年7月,长江泸州段至少有18起落水事件导致人员失踪或死亡,失踪案例包括前述5岁儿童,也包括“飞机坝”滨江社区辖区发生的两起溺水失踪、死亡案例。

袁国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6·28溺水事件”发生后,滨江社区加强了安全防范,在“飞机坝”增设了3个救生点,放置了救生衣、救生圈、长竹竿(相当于救生绳);强化了巡江力度和宣传力度,在相关区域设置了“防溺水安全小喇叭”,反复播放防溺水知识。滨江社区通过联合公安、海事、教育、游泳协会和志愿者组织等,多渠道开展长江溺水防范宣传工作。

▲“飞机坝”和东门城楼交汇处的救生点。

▲志愿者巡江。

泸州海事局关于长江干线水上搜救工作,遵循“防救结合,以防为主”的理念,通过常态化开展安全知识进校园、汛期防溺水宣传等方式宣传水上安全知识,意在提升江边戏水、中小学生等重点人群的安全意识。

但公安、海事、社区乃至志愿者做出的种种努力,并不能完全杜绝市民下河,以及由此带来的溺水风险。

红星新闻记者在泸州走访了数十位市民,他们绝大多数认为,管理机构或主管部门应该在“飞机坝”停车场沿江一侧增设安全护栏。“你装了护栏,你就尽到了责任;要是有人还要冒险下水,那是个人的原因;那么长的‘飞机坝’没护栏,感觉管理者有责任。”

停车场管理方:

每年汛期会视水位关闭停车场

早年规划无安全护栏 公司无增设权限

据泸州“飞机坝”停车场运营方介绍,2021年1月底,泸州市城投静态交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与泸州市江阳区醉美城市公园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移交协议,将江阳区范围内城市道路停车泊位和政府投资建设的停车场(含滨江路凝光门停车场,俗称“飞机坝”停车场)移交给泸州市城投静态交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运营。

2021年2月,该公司开始对“飞机坝”停车场进行运营收费,收费标准为白天7:00-19:00免费,19:00至次日7:00每小时收费1元。该停车场2021年全年实际运行7个月(6月底至10月底因汛期关闭),经营收入约110万元,人工费、设施设备维护及拆装费、清淤保洁费、电费、税费等运营成本约160万元。

泸州市城投静态交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书面采访时表示,根据该公司与泸州市江阳区醉美城市公园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停车场(位)移交协议》,该公司作为管理方仅承担“飞机坝”停车场的停车秩序维护、设施设备维护、清扫保洁工作。

每年汛期,管理方都会根据长江水位情况,对“飞机坝”停车场进行关闭。今年6月20日,长江水位上涨至停车场警戒线,公司立即对停车场进行关闭,放下停车场道闸、设置路障,防止车辆进入;在出入口张贴了停车场关闭的通知,并通过泸州广播电台104.6频道、泸州日报、泸州发布公众号等渠道,发布了停车场关闭的通告。

同时,管理方在停车场出入口均设置了护栏、涉水危险禁止翻越的警告牌,并在停车场沿河一侧的阻车杆上捆绑了浮漂作为警示。“待汛期结束后,根据长江水位情况,再开放停车场。”红星新闻记者在泸州走访期间,看到了管理方提及的以上安全防范举措。

泸州市城投静态交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认为,因公司已在6月20日关闭“飞机坝”停车场,故溺水事故未发生在公司管理的停车场范围内。

对于市民提出在“飞机坝”增设安全护栏的建议,该公司的上级单位——泸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该停车场根据当时的城市规划而建,规划上就没有安全护栏,因此该公司并无增设安全护栏的权限。

红星新闻记者 罗敏

编辑 彭疆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